当前位置:首页  »  明星校园  »   学校放学的铃声响了

学校放学的铃声响了

学校放学的铃声响了,师生们陆陆续续的往校外走,李老师一个人还在办公室里给学生批作业。她不想这么早回家,结婚已快20年了,因为李老师的丈夫这段时间很忙,儿子就要高考了,为了给儿子多酬点学费,李老师的丈夫就多兼了一份工作,每天都早出晚归的,在性生活上不行了,害的李老师这一阵子全身难受,身心寂寞。所以一回到家就会让李老师心里很乱,这几天李老师都是能晚点回家就晚点回家。
  这时,教体育的张老师,轻轻的推门进来,返过身又小心翼翼的把门关好,来到李老师面前轻声说:“李老师怎么还不下班?”李老师抬头看是张老师笑了一下说:“等批完这些作业再走,张老师怎么也没走?”张老师说:“哦,我也有些活,干完再走。”说完就忙碌手上的活。时不时用余光瞄着李老师,李老师的乳房很大,被衣服裹的紧紧的。张老师眼睛有些贪婪的看着李老师的大乳房,咽了一下口水。
  没多久,张老师站起身来说:“李老师,我忙完了。”李老师抬起头说:“行,那你先走吧,明天见。”张老师说:“等你忙完一起走吧,你看天都黑了,外面的路灯又坏了,我送你回家。”李老师往外面望了望说:“那谢谢你了张老师。”张老师拿起李老师的杯子倒了杯热水,放在了李老师身旁说:“李老师喝杯水吧。”手似无意间碰了下李老师的大乳房。李老师没有注意,说了声谢谢,又接着批作业。
  李老师批了大约一个多小时,也批完了作业,说:“终于干完了,我们走吧。”张老师说:“李老师看你脸色不太好呢,我学过几天中医,让我给你把把脉吧。”李老师笑了笑说:“没想到张老师还会这个呢,那我让你把把。”张老师伸出左手拉住李老师右手的中指,右手的指尖轻轻的划过李老师的手心,搭在了脉上。在张老师的指尖划过李老师手心的那一刻,划的李老师心里一荡。觉得眼前这个人是个男人,不是一个普通的同事,此时这个男人正握着自己的手,他的手由松至紧,握的那么舒服。李老师晃晃脑袋,怨自己不该胡思乱想,自己结婚这么多年了一直就对老公一个人有过肌肤接触,从来没对任何男人产生过幻想,今天这是怎么了。但这一切都让张老师看在了眼里,通过脉搏发现李老师的脉象在加速,知道她心马意猿了。
  不由得手由摸变成了揉,李老师也察觉到了异样,马上抽回手说:“张老师太晚了,咱们还是先回家吧。”说着拿起外衣就往外走,张老师站起来从后面一下抱住了李老师,手不断抚摸着李老师的腹部,嘴不断亲吻着李老师的后颈和脸颊。边吻边冲着李老师的耳朵说:“李老师你知道吗?你好漂亮,好性感。我暗恋你好久了,这几天我一直想对你表白,今天终于能有和你单独在一起的机会,请你接收我吧。我爱你,真的好爱你。”李老师被张老师搞的身体有些酥软,她知道此刻她的屄已经湿了。
  但理智还是占据了上风,李老师有些气喘的说:“张老师不可以,快…放手。”她用力挣脱,但终究没有张老师的力气大,一直没挣脱出去。张老师继续亲吻着李老师,右手一下伸进了裤子里,穿过内裤,扣住了李老师的屄。此时李老师的屄已经有如黄河一样泛滥了,张老师的指尖扣住李老师屄往上摸,摸到了阴蒂轻轻的揉搓。这一下李老师彻底的没了力气,嘴里不自主的“啊”了一声。张老师此时也没让他的左手闲着,伸进了李老师的上衣,把胸罩推了上去,李老师的一对大乳房一下就崩了出来。于是张老师就用一只手抚摸着李老师那丰满的大乳房,另一只手轻轻揉着李老师那肥厚柔软的肥屄。随着张老师的那只手轻轻的抚摸,李老师的阴部不由自主地抽搐了起来,双腿渐渐的分开任由张老师的手指在她的两腿之间抠挖,李老师那两片肥厚的阴唇在张老师手指的作用下向两边翻开。张老师的双手用力的揉搓李老师的屄和乳房,此时的李老师只感觉全身酥软,一股股电流冲向全身,这几天的空虚一下得到了满足,舒服的只有认张老师宰割。
  李老师也用一只手揉捏自己的另一边乳房。张老师在李老师那肥嫩的肉沟里,任意的抠摸,李老师只觉得肥大的屄内涨痒难忍,浑身无力,一动也不能动,右手仍然机械地揉搓着肥大的乳房。嘴里喊道:“啊!张老师!好舒服啊!不要停下来!很久未尝到了啊!我是你的啊!张老师啊…啊…!”
  张老师看李老师不反抗了,便腾出双手,把李老师转了过来,弯下腰,一口叼住李老师的乳头,用力的吸允着。李老师仰着头张着嘴在喘息着,双手胡乱的抚摸着张老师的头。激情迸发的李老师突然双手捧起张老师的脸,把自己的舌头伸进了张老师的嘴里,四片嘴唇,两个舌头搅在了一起,双方贪婪的吻着对方。李老师一只手也伸进了张老师的裤子里,握住了张老师已经硬如钢铁又有些发烫的大鸡巴,当李老师握住张老师的大鸡巴时,让她感觉即惊讶又欢喜,因为张老师的鸡巴明显比李老师丈夫的粗大,而且张老师是搞体育的,身材也很健壮,李老师握着张老师的阴茎有规律的上下套弄着。另一只手为张老师解开腰带脱下来裤子,张老师也为李老师脱下了裤子,俩人边吻边脱,直到把下身脱的干干净净。张老师把李老师抱在了办公桌上,分开李老师的双腿,蹲了下去大口大口的添着李老师的屄,喝着李老师已经成灾的淫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