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明星校园  »  我不是房东Kelly篇

我不是房东Kelly篇

Kelly掀开被子后,从桌上吞了块冰块,把我的肉棒含住吸啜,过一阵子又吐出冰块,含了口热水来回交替,很快地肉棒在她的吞吐下再次缴械。
  由于Kelly在经过几次的「激烈运动」后,早已全身瘫软无力了,所以我便展现男人强大的Power,以新娘抱的方式将Kelly从沙发抱起,带进浴室再一次准备盥洗。
  我坐在洁白的浴缸旁看着即将放满的热水,在热气蒸腾中看到那具雪白动人的身躯,而手上抱着如同初经人事有着羞涩脸庞的Kelly在热气的薰蒸下,额头出现汗滴,疲惫的脸庞变红润了,看来好像快清醒了。
  在把她放到浴缸里面浸在热水中,此时她那迷蒙的眼睛突然睁大,并开口说话:「老实说,阿杰,你在房客之间发生的事情我已经有所耳闻了。」Kelly的脸色突然沉下来。
  「嗯。」我突然不知该说什麽,只淡淡的回了一句。
  「其实你人很不错,对朋友很照顾,照理来说,应该是个很不错的伴侣。可是你不太能控制你的情感,不太能拿捏分寸,这样的男人不能让人依靠。」「……」这时的我突然受到惊吓无法开口。
  Kelly在说完话之后,便起身离开浴缸,拿起放在浴缸旁的沐浴乳挤压在手上,涂抹在那洁白如雪的皮肤上,搓洗完身体后,便开起莲蓬头自顾自地将身体彻底冲洗乾净。
  就这样,我默默无语的看着Kelly在冲完澡准备离去,「那你呢?」此时我开了口。
  「其实我因为之前的情伤一直不太能走出来。」Kelly此时恢复理智的说出:「当时我请你跟我一起参加婚礼,除了是为了让我的前男友看到,没有他我也可以过得很好,更重要的是,我不想孤寂的自己参加这场婚礼。」「在跟你相处的这段期间,我原本以为自己遇到一个对的人,可惜我看走眼了。像你这样滥情的男人,和路边的野狗有什麽两样!」Kelly突然崩溃的说出口,出手重重的捶在我胸口,不知为何我也选择承受不闪躲。
  Kelly因用力过猛使重心前倾加上地板湿滑,一个重心不稳,她「砰」的一声整个人趴在地板上。而这麽一摔,Kelly整个人晕了过去。
  这时我突然「啊」的一声冲出浴室去,一阵手忙脚乱的跑向床舖旁边的小柜子,拿起电话拨打119通知救护车。在打完电话后随手拿起西装外套、西裤穿起来,并用两条浴巾裹住Kelly的身体,抱起昏倒的Kelly就冲出去。
  救护车到时,我自称是Kelly的男友,也跟着跳上救护车去,此时想起西装外套里有手机,于是拿起手机拨打给Nico,请Nico赶快前来医院。
  到医院时Nico问到底发生了什麽事,此时我便将所有经过对着一脸惊惶失错的Nico诉说。
  「我们暂时不要联络了。」Nico此时说出。
  「为什麽?」我傻眼的看着Nico。
  「其实这段期间都是Kelly姐在帮忙照顾我们这些房客的,虽然你也住在台中,可是你台中、台北两地跑这麽多房子,哪照顾得来?而且我也有耳闻你跟一位叫小倩的房仲小姐发生的事。」「哇靠,不会吧,你怎麽都知道?」
  「拜托!我有我的眼线好吗?」
  「干!我猜眼线大概是Alan吧?大概是有时我把阿肥丢给他照顾,他因不满,背后捅我一刀吧!」此时的我自己脑补起来。
  「我一直把Kelly姐当作是我自己的姐姐一样尊敬,原以为我能够把跟你的事隐藏起来,就这样跟你和Kelly姐相处下去。可是我错了,爱护一个人需要全心全意的投入,不能三心二意。就像你现在这样,到最后的结果是我们三个人都受重伤,所以我只能选择离开这里。再见了,老人家。」Nico崩溃的大哭跑走。
  这时我只能默默地看着Nico离去,我知道我们三个人一定要有一个人先选择放手,但没想到这个人居然是我以为年纪小、个性大剌剌的Nico。
  此时我已经没有空闲的时间再去想Nico的事了,我该赶到急诊室去看看Kelly的情况。
  我先到医院去找主治医生了解Kelly的病况,原本Kelly只是一时情绪激动,加上这阵子没日没夜的赶工作,气昏了,但因重心不稳滑了一跤,摔断了手。由于需要住院疗养,而且不是急症症状,于是在处理完了伤势后,便将Kelly转往一般病房疗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