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经验故事- 高考前的减压宴会
高考前的减压宴会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杂乱小说1第403部分_说说破女朋友处的感觉_萝卜视频app]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Contents


严选免费成人小说
爱妻的兼职AV演出        老婆的闺蜜        我后插入她丰腴的肉体       微信聊来半熟女        老婆穿着别人的内裤
人财皆得        女儿上山        我与表姐的不伦故事        不可思议的开放婚姻        甘净姐姐        


  今年39岁的杨淑珍是市一中的一位资深教师,无论是在领导同事学生还是家长眼中,她都是一位以认真负责着称的好老师这不是,明明是週末,她还要赶着去给邻近高考的学生做考前减压。

  「小敏,去帮妈妈把那双黑色的高跟鞋拿出来。」杨淑珍一边说着一边收拾着自己的黑色制服短裙。

  她轻轻坐在沙发上,嫩笋般的足尖高高翘起,双手将一双肉色的长筒丝袜套在那弯弯的足弓上然后轻轻一捋,柔顺的丝袜就像一层皮肤一样将那双丰腴诱人的美腿包裹了起来。

  这时一个年轻美貌的少女拎着一双高跟鞋从里屋走了出来。

  只见她皮肤白净身材高挑,一头乌黑的秀髮在脑后梳成一条马尾,显得更加青春靓丽。

  她穿着一件学生制服衬衫和短裙,苗条的双腿上包裹着一双黑色丝袜,清纯之中又带着几分诱惑。

  一张粉嫩的鹅蛋脸上鲜红的嘴角微微翘起,精巧的五官和杨淑珍有着八九分类似。

  她就是杨淑珍的女儿小敏。

  小敏今年18岁,身为班长的她不但成绩优良而且人缘极好,是杨淑珍的得力助手,今天她也要和妈妈一起去帮同学减压。

  「妈妈动作就是慢,我都等了好久了。」小敏说着放下妈妈的高跟鞋,自己也穿上了一双高跟小皮鞋。

  杨淑珍微微一笑走过来宠溺地摸了摸小敏的头说道:「妈妈年纪大了嘛,出门之前当然要好好打扮一下了。」小敏小嘴一嘟说道:「人家都说咱俩站在一起就像一对姐妹一样,妈妈说自己年纪大了那不是说我长得老?」杨淑珍噗哧一笑伸手轻轻捏了捏小敏的脸蛋说道:「小调皮,就属你话多。

  再不快点你的小男朋友就要等着急了。」

  杨淑珍说着穿上高跟鞋和小敏一起出门登上了公交车。

  本来这对母女今天要去减压的钱飞还是小敏的男朋友。

  钱飞不但人长得英俊,为人也很机灵。

  高一刚开学不久就把班长兼班花的小敏追到了手。

  到了高二之后,钱飞又多了一个机密身份,那就是老师杨淑珍的机密情人。

  到了高三,像这样把母女一起叫到家里来「减压」就成了家常便饭了。

  母女二人轻车熟路地来到了钱飞家的小洋楼,杨淑珍直接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这把钥匙还是钱飞的母亲亲手交给她的,钱飞的父母都是生意人,整天全国各地来回飞。

  钱飞的母亲听说这位杨老师口碑很好为人又和气,于是就给她配了一把钥匙盼望她有空能帮忙照顾一下钱飞。

  她可没想到,这位杨老师照顾她的儿子比她想的要过细的多了。

  「小飞,起床了没有?我们来了。」杨淑珍叫了两声却没听见有人答应,母女两个不知道他又在搞什幺花样,只好自己走进了客厅。

  就在两人转过门口的时候却突然有一只手伸进她们的裙子里在那一大一小两个屁股上各捏了一把。

  母女两个都是吓了一跳,一转身却看见钱飞正笑嘻嘻的站在她们身后。

  「哎呀,阿飞,你吓我一跳。一来就摸人家屁股。」小敏拉着钱飞的胳膊撒娇道。

  钱飞嘿嘿一笑说道:「谁叫你们这幺勇敢,不穿内裤就敢出门。也不怕遇到色狼。」「切,还不都是为了你这个大色狼?」小敏说道。

  三人走进客厅,杨淑珍直接把自己的黑色制服短裙拉到了腰间,肥肥白白的屁股和毛茸茸的阴户全部露了出来。

  她跪坐在地闆上伸手去解钱飞的裤带。

  「来,阿飞,老师先来帮你减减压。」

  看着母亲淫蕩的样子,小敏把小嘴一嘟说道:「妈妈真是的,每次都抢在前面给阿飞口交,明明我才是阿飞的正牌女朋友啊。」杨淑珍媚眼流转说道:「你是小飞的女朋友,可是妈妈也是小飞的情妇啊。

  情妇给姦夫口交,老师给学生减压,这不是天经地义的幺?」平日里总要压抑住淫蕩本性摆出一副端庄贤淑为人师表的样子的杨淑珍,此刻就在自己的女儿和学生面前不知羞耻地说着些淫声浪语。

  可是这次钱飞却没有像平常一样抱住老师的脑袋狠狠地抽插,而是一托她的下巴说道:「哎,老师等一等,今天你可不止要为我一个人减压啊。」「不止你一个?」母女两人异口同声地问着,四只眼睛都是怀疑地看着钱飞。

  这时客厅的门一开,呼啦一声一群十七八岁的男生一下子拥了进来。

  「老师,本来你一直都是这样帮阿飞减压的啊。怎幺和我们不一样呢?」「就是就是,老师偏心,我们也要减压。」杨淑珍和小敏一看,本来班上二十几个男生竟然早就躲在了这里。

  钱飞拍了拍杨淑珍的白屁股说道:「怎幺样,老师?现在就快要高考了,大家压力都不小,你今天就一次性帮大家减减压吧。」杨淑珍可真是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己刚才淫蕩的样子居然都被这些学生看到了,自己这个老师的脸可还往哪放啊。

  可是生性淫蕩的她马上就看开了,既然已经都知道了那索性就一起快活吧。

  想到这,杨淑珍摆出一副娇羞的模样说道:「哎呦,你们真是坏逝世了。这幺多人都来找老师减压,老师的小穴就算是铁打的也要被你们奸坏了。这样吧,今天老师就挨个给你们口交来减压好不好?」钱飞一把将她抱住一边隔着衬衫揉捏着她的乳房一边说道:「那怎幺能过瘾呢,老师?我们已经想好了减压的措施了,今天您和小敏就听我们的安排吧。」杨淑珍和小敏听了暗想让这二十几个血气方刚的男生来安排真不知道他们会想出什幺措施来作践自己,母女两个对视了一眼脸上都是一红。

  钱飞在两人的脸上各亲了一口说道:「好了,别害羞了,咱们这就到花园去看看我为你们筹备的东西。」说着二十几个男生簇拥着杨淑珍母女往钱飞家的花园走了过去。

  来到花园一看,只见底本平平整整的草坪上已经挖出了一个竈坑,铁质的烧烤架上架着一根三米多长的不鏽钢桿子。

  草坪上已经铺满了柔软的垫子,上面摆着些烤肉酱和餐具,一旁还摆着些烧烤用的木炭和松木柴。

  「哦,我知道了,你们想一边吃野餐烧烤一边开一个淫乱party对不对?」小敏一脸得意的微笑,看来她对这个淫乱party还是颇为期待的。

  可是钱飞却摇了摇头说道:「不完整正确,你们再看看这边。」母女两个顺着钱飞的手指一看,只见烤肉架正对着的处所还放着一个高高的木架,木架上垂下一条结成了环形的绳子。

  杨淑珍走过去拉了拉那条绳子说道:「这个好像是个绞刑台吧?」「没错。」钱飞打了个响指说道。

  「老师,今天就让我们把你绞逝世吧。」

  「绞逝世?」杨淑珍和小敏瞪大了眼睛吃惊地看着钱飞,彷彿听到了什幺天方夜谭一般。

  「对啊,老师你听说过性窒息吧?」钱飞一脸高兴地说道。

  杨淑珍点了点头,她也曾经在网络上看到过一点相干的东西,听说那是比普通的性快感还要强烈一百倍的刺激。

  钱飞持续说道:「待会我们就把老师送让绞刑台,让老师一边吸收绞刑一边被同学们轮姦。」说到这里杨淑珍的脸明显泛起了一片红潮,两只媚眼也似蒙上了一层雾气,看来她对这个绞刑轮姦的花招很是期待。

  小敏又拉住钱飞的手问道:「阿飞,那你打算怎幺处理我啊?」钱飞伸出食指刮了刮小敏的鼻樑说道:「怎幺?等不及了,我的小淫妇?待会我就用这根穿刺桿从你的小穴里刺进去,把你像烤乳猪一样串在上面活烤,让你也能看看你的淫妇妈妈在绞刑架上的表现。」「你胡说。」小敏打断钱飞说道。

  「那幺长的棍子把我刺穿,那我还不马上就逝世了?」「对啊。」杨淑珍也说道。

  「把我挂到上面还不很快就被绞逝世了,那你们不就只能奸老师的尸体了?」「你们听我说完嘛。」钱飞说着掏出一个小盒子,里面装着几支药品和两支注射器。

  「这个可是我专门从外国买来的高级春药,不但能进步淫性还能增长女性的生命力。有了它你就能做到活体穿刺,老师也可以在绞刑架上存活很长时间。而且,这药还有一个特别功效,那就是能让你们的肉变得更加鲜嫩可口。」小敏眨了眨眼睛,伸出一根葱白般的手指在嘴唇上轻轻摩擦着,看来她已经有些动心了。

  钱飞趁热打铁地说道:「小敏啊,上次模仿测验你又考了全校第一,让大家把你吃掉也是为了让大家能考出个好成绩嘛。」男学生们也跟着说道:「是啊班长,你就答应吧。让我们吃掉你吧。」小敏白了他一眼说道:「又鬼扯,你们当我是唐僧肉呢,吃了就能考出好成绩?」钱飞嘿嘿一笑说道:「好小敏,你比唐僧肉可要强的多了。而且大家真的很想吃你啊。」这时杨淑珍也说道:「可是小飞,你们就只想吃小敏,就不想把我也一起吃掉吗?」钱飞说道:「当然想了,不过了老师今天的重要任务还是帮我们减压,补身材的事交给小敏就好了。而且小敏的肉已经够吃了,我们也不能糟蹋啊。」「那你们要怎幺处理我?」「嘿嘿,等老师被绞逝世之后,我们就像杀猪一样把老师的身材切开,大家每人带一部分回家可以自己吃。」钱飞一伸手将两母女都搂在怀里说道。

  「小乳猪烤熟作为宴会主菜,老母猪就分割之后交给同学们带回家,好不好。」「好啊你,阿飞!」小敏娇嗔地一扭钱飞的手臂说道。

  「本来我们母女在你眼里就是两头母猪啊!」

  「哎呀哎呀,我这也是比喻嘛。而且你们母女都这幺淫蕩,不就像两只母猪吗?一只小乳猪,一只老母猪。哈哈哈。」钱飞说完男生们也纷纷应和着说了起来。

  阿标说道:「对啊对啊,我预定了老师的爪子,我早就想用老师的爪子手淫了啊。」「哼,阿标你这家伙,难怪上课的时候总是盯着老师的手看,本来早就居心不良。」阿成也说道:「嘿嘿嘿,我预定了老师的蹄子。老师的丝袜蹄子用来煮汤必定好喝的不得了。」「阿成你这家伙,老师留的作业还没交,就想着用老师的脚煮汤。」「嘿嘿嘿,大不了等我喝完了老师的嫩蹄汤之后把作业烧给老师好了。」男士们东一嘴西一嘴地讨论着如何瓜分老师的身材。

  「老师的水晶肘子我是要定了,再裹上丝袜必定又好吃又俏丽。」「我要老师的火腿做炒菜吃。」「老师的肥奶子是我的,蒸熟了吃必定香的不得了。」「对了,老师的肠子下水给我,我要带回家去喂我家的旺财。」「你这个坏家伙,竟敢拿老师的肉喂狗!看我不打你!」杨淑珍作势要打那个男生,但是听着他们议论如何分割自己的身材杨淑珍早就已经高兴得不行了。

  这时小敏却又问道:「不对啊,你们说了半天,都没人要妈妈的头啊?我们的肉可不许你们糟蹋!」钱飞在小敏脸上啵得亲了一口说道:「还是我的小敏仔细,我们早就安排好了。」钱飞说着将一台摄影机架在地上说道:「待会我们会把处逝世你们的过程录下来,宴会结束之后就把你们的脑袋和录像一起寄回你家。」「那是干什幺?」杨淑珍问道。

  钱飞一边捏着她的屁股一边说道:「当然是让你的性无能老公看看他的骚老婆和贱女儿是怎样淫贱又快活的被我们处逝世的啦。

  哈哈哈,大家想像一下,让他看看那幺刺激的场面说不定还能治好他的阳痿呢。哎,你们说他会不会高兴得把你们母女的头当作口交器来洩火呢?」小敏撅着小嘴说道:「我可不想被老爸当成口交器。」杨淑珍抚摸着女儿的头髮说道:「放心吧,乖女儿,就你爸爸那个窝囊废,再怎幺刺激的东西都治不好他。」钱飞拍了拍手说道:「好,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开端吧。

  首先就让小敏和老师互相剃干净对方的阴毛,嘿嘿嘿,不过剃下来的毛不许丢掉,我要用它们织一条荣幸手链,然后戴着进考场。」「哼,就你鬼点子多。那就开端吧。」杨淑珍说着解开腰间的纽扣,制服短裙顺着她那浑圆的美腿一路滑到了地上。

  小敏也是将自己的格子短裙脱下丢到了一边。

  杨淑珍的阴毛长得非常茂盛,毛茸茸的一片从小腹以下漫过阴唇直蔓延到会阴,色彩也是又黑又亮。

  小敏的身材和相貌完善地遗传了母亲的精良基因,只有阴毛却似乎完整没有遗传到。

  只见小敏那洁白的阴阜上只有一小撮阴毛稀稀拉拉地散布在核桃大小的一块皮肤上,连色彩也是像枯草一般的黄褐色。

  男生们看着母女两个的阴毛又是一阵议论。

  「哇,早就听说阴毛茂盛的女人性慾也特别茂盛,难怪老师会这幺淫蕩了。

  」

  「那也不对啊,班长的阴毛只有这幺一点,怎幺也这幺淫蕩啊?」「嘿嘿,必定是班长直接遗传了老师的淫蕩,所以才和阴毛没关係。」小敏听着大伙的议论似乎有些不开心,一张小嘴又嘟了起来。

  钱飞问道:「怎幺了,小敏,怎幺又不开心了?」小敏说道:「妈妈的阴毛比我的十倍还多,你把我们的阴毛编成一条手链,那我不是又吃亏了?」钱飞略一沈吟说道:「那你看这样好不好,待会我会把你的阴蒂挖下来做成一块琥珀,然后当作坠子绑在手链上。这样你就成为我的荣幸手链的主角了。」听了钱飞的主意小敏高兴地踮起脚尖在钱飞地脸上亲了一口说道:「那好,我们这就开端吧。」钱飞把两只剃鬚刀交个母女俩,然后指挥着杨淑珍躺在地上,小敏则伏在母亲的身上两人摆成了69式。

  「好了,把摄影机打开,开端录像了。还有啊,老师,小敏,我还要提示你们一句,剃毛之前要先把毛润湿才行,否则会很疼的。」「可是你没有给我们筹备毛巾和热水啊?」杨淑珍问道。

  钱飞一脸坏笑地说道:「嘿嘿嘿,筹备那些干什幺?当然要你们用自己的唾液去润湿啦。」周围的男生也是一阵坏笑。

  杨淑珍瞥了他一眼说道:「哼,你这坏小子,就知道刁难人。」虽然嘴上这幺说着,她还是伸出鲜红的舌头在女儿的阴部舔弄了起来。

  小敏感受到母亲温暖湿润的舌头在自己的阴部来回滑动,忍不住瞇着眼睛发出一声声淫靡的呻吟。

  突然间啪的一声响,杨淑珍在她那雪白的小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说道:「不要偷懒啊小敏,你也要帮妈妈舔才行啊。」小敏这才回过神来想起自己本来还有工作要做。

  可是说归说,杨淑珍那长满了又黑又密的阴毛的阴部实在让她有些无从下口。

  小敏迟疑了一下,张开两片薄薄的红唇将一丛黑亮的阴毛含进了嘴里。

  只见她两片嘴唇来回蠕动,粉红的两腮一下一下的压缩,那可爱的模样真是像极了一只吃草的小兔子。

  「哇,好可爱,你们看班长像不像小兔子在吃草?」「嘿嘿,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咱们班长可是连亲妈的草都吃了啊!」「哈哈哈哈。」男生们都是一阵大笑。

  小敏听着男生们的调笑又是害羞又是赌气。

  「都怪妈妈,阴毛长得这幺茂盛,还没能遗传给我。」小敏心里这幺想着,嘴里就渐渐加了力量。

  两片嘴唇衔住妈妈的阴毛,小脑袋一上一下地提拉,连两片阴唇都被扯得一上一下地晃动。

  「哎呦,好痛,小敏,你这孩子,轻一点,哎呦。」杨淑珍又是疼痛又是快意,但觉胯下两片木耳彷彿被一下一下地电击着一般,又是酥麻又是刺痛。

  她嘴里浪叫着,毛茸茸的下身却不停往小敏的脸上凑,嘴里索性也是咬住了小敏那娇嫩的阴蒂一边轻轻噬咬着一边含含混糊地浪叫着:「哎呦,小敏,你敢咬妈妈,妈妈也咬你。」「啊,好,好舒服。妈妈,哦。」小敏在杨淑珍的刺激下也是情不自禁的叫了起来。

  只见她雪白的屁股一下一下地挺动着,两片水豆腐般的臀瓣彷彿触电了一样抖个不停。

  小巧的脑袋更是一上一下衔起一绺一绺的阴毛,脑后的马尾真像骏马飞奔一般来回飘摆。

  「哇,果然是一对淫蕩母女啊。」

  「真不敢信任这就是我们的班主任和班长啊,我都忍不住想要撸一发了。」「啊啊啊——」「嗯嗯嗯,哦——」

  就在男生们议论纷纷的时候,杨淑珍和小敏同时发出一声高亢的鸣叫,两个白屁股同时挺起,一波又一波晶莹的阴精从两人的下身喷涌而出,这两母女居然同时高潮了。

  杨淑珍喷出的阴精洒在了小敏的脸上,又被小敏挨挨蹭蹭地全都涂抹在了杨淑珍的阴毛上,而杨淑珍则是伸出鲜红的舌头把女儿喷在自己脸上的阴精一股脑地吞了下去。

  钱飞走过来拍了拍两人的脸蛋说道:「老师,小敏,你们真的很不听话啊,我只是叫你们互相剃阴毛,你们怎幺给对方口交起来了?」杨淑珍喘息着说道:「坏小飞,你想出这种措施来作弄我们母女,倒转过火来说我们。」小敏也说道:「就是就是。再说了,妈妈的阴毛这幺多,要不是有这些阴精我得舔到什幺时候?」钱飞噗哧一笑说道:「好好好,你们两母女倒是一条心了。现在阴毛也浸湿了,可以开端剃了吧,大伙可都等着呢。」「嗯。」两人都是答应一声拿起剃鬚刀开端剃对方的阴毛。

  一只哧哧的响声过后,杨淑珍和小敏分辨将一撮黄褐色的软毛和一把黑亮的捲毛交给了钱飞。

  钱飞捏着这些湿答答的阴毛放到鼻子下闻了闻,这才警惕翼翼的收进了一个小盒子里。

  小敏站起来说道:「好了吧阿飞,下面该干什幺了?」杨淑珍却擡起一条白嫩的胳膊说道:「哎呦,小敏,快扶妈妈一把。刚才的高潮太强烈了,妈妈的腿都软了。」钱飞走过去揽住她的腰一把将她抱了起来说道:「老师你也真是的,现在还要撒娇吗?」杨淑珍脸一红说道:「谁,谁撒娇了?老师真的是腿软站不起来了。」「哎呀,那估计要你自己站到绞刑台上也做不到了吧?」钱飞说道。

  「阿标,阿成,你们两个来帮帮老师吧。」钱飞说着对阿标和阿成眨了眨眼。

  刚才看着杨淑珍和小敏的活春宫的时候阿标和阿成绩已经把衣服都脱光了,这会两个人挺着大棒凑上来三下五除二就把杨淑珍的上衣也撕碎了。

  「哦,阿标阿成,你们干什幺?」杨淑珍惊叫着。

  「嘿嘿嘿,当然是要干老师了。」

  「对呀,老师不是腿软了幺?我们就负责把老师送上绞刑台。」阿标阿成一前一后将杨淑珍夹在了中间,阿成伸手剥开她那湿漉漉的阴唇将一根手指插入了那泥泞的花径轻轻抽送了起来,阿标则握住自己的大肉棒将鸭蛋大小的龟头家在那两片柔软的臀瓣间来回摩擦。

  杨淑珍一下就猜到了两人的心思,她虽然淫蕩但这种前后门同时开的事情还是头一次。

  她有些娇羞地低下头说道:「你们,你们两个待会要轻一点。老师,老师还是第一次做三明治呢。」「嘿嘿,别害羞嘛老师,我们会让你舒服的。」阿成说着一只手伸到前面搂住老师的小肚子,一只手握住肉棒抵住菊蕾,腰间一用力,硕大的龟头挤开压缩成一团的肛门进入到了杨淑珍那火热的直肠。

  「哦,哦,不行了,阿成,快出去,哦,好痛,老师的,老师的后面还太干了,要,要润滑一下才干插啊,你这样要把老师的后门奸得裂开了。」杨淑珍说着双手反背到背后去推阿成。

  阿成才把龟头塞进去就感到老师的菊花一阵痉挛般的压缩,滚烫的括约肌就像一道铁箍一样从冠状沟紧紧地箍住了他的阴茎。

  阿成爽得张嘴喘了两口粗气才将一股要射精的感到压抑了下去,此刻他哪肯离开这个美好的洞穴。

  阿成索性抓过一副手铐将老师的双手铐在背后说道:「哦?看来老师好像经验很丰富的样子啊,是不是经常被人操屁眼啊?」杨淑珍毕竟还当自己是老师,被学生这样说还是会感到有些害羞,当下遮蔽着说道:「没,没有啦,只有几次而已,你不要乱说。」前面的阿标看老师不肯承认当下用拇指的指甲轻轻掐住她的阴蒂说道:「老师,平常是谁经常教导我们不能说谎的啊?」「哦,别,别,我说。」杨淑珍的声音明显有些发抖。

  「阿飞每次和我做爱的时候都会奸我的后门,不过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被人奸过了。」「真的吗?」阿标说着手指用力一掐,杨淑珍痛得差点蹿起来。

  只见她白花花的肉体一阵发抖,手铐的铁链都被她扯得哗哗作响。

  杨淑珍仰头发出一声高亢的鸣叫说道:「别,别掐,我说,我自己在家的时候也会用黄瓜自己插,不过真的没给别人奸过了。」阿标看她不像是说谎这才松手说道:「这样啊,老师你还真是淫蕩啊。」「是,老师就是个蕩妇,是婊子,是个不知羞耻的烂货。」杨淑珍毫不迟疑地说道。

  「嘿嘿嘿,好个淫蕩的老师,那我就再赏给你一根肉棒。」阿标说着也是一挺身,噗滋一声粗大的阴茎整根刺入了杨淑珍的阴道。

  「老师你忍着点,我也要进来了。」阿成说着也是猛地用力,粗大的肉棒也是一寸一寸地挤进了杨淑珍紧窄的直肠。

  杨淑珍感到后门里彷彿伸进来一把锉刀一样,柔嫩的肠壁火辣辣的疼,把杨淑珍痛得杀猪般地惨叫。

  阿标和阿成都把自己的肉棒插进了老师的身材,两人互相使了个眼色,当下腰间绷足了力量,底本岔开的双腿渐渐併拢站直,两个人就用自己的肉棒将老师杨淑珍挑了起来。

  本来这都是钱飞设计好的,阿标和阿成是班上两个个子最高的男生,两人站直了身子将杨淑珍挑在腰间,杨淑珍就是踮起脚尖离地面也还有七八公分,待会两人就要以这种方法将老师杨淑珍送上绞刑台。

  只是这样一来可就苦了杨淑珍,她全身的重量一下都压在了两个最柔弱的器官上。

  阴道,子宫,肛门,直肠,连着全部会阴都像撕裂一般的疼。

  尤其她双脚离地,一下失去了平衡感。

  杨淑珍就像一只被人拎着耳朵提起来的兔子一样,黑色的高跟鞋一阵乱蹬,白花花的身子在两人中间来回摇摆,彷彿随时都要大头朝下摔下去一般。

  这时钱飞拿着一支注射器走了过来,他伸手扶住杨淑珍说道:「老师你不要紧张,你越这样乱踢越容易摔下去。」「嗯,好,我不动,我不动。」杨淑珍听话地不再乱动,这个三明治才算是稳固了下来。

  钱飞将手中的注射器晃了晃说道:「老师,我要给你用春药了,等药效一出来你就要被送上绞刑台了。

  筹备好了吗?」

  杨淑珍一想到马上就要被绞逝世心中还是有些紧张,但是一想到传闻中性窒息的那种快感她还是吞了吞口水说道:「好的小飞,我筹备好了。」钱飞微笑着点了点头,闪亮的钢针刺入了老师雪白的手臂,粉红的药水很快就注射进了她的身材。

  不到一分锺的时间,杨淑珍就开端自己呻吟了起来。

  只见她那一身雪白的皮肤变得像桃花一样绯红,饱满的胸脯一阵起伏,两只乳房也跟着来回颤动。

  杨淑珍脸上的表情一阵迷乱,两只媚眼瞇成了一条缝,鲜豔的小嘴微微张开发出一声声诱人的娇喘。

  嫩红的舌尖从洁白的贝齿间露出一小截,在两片嘴唇之间就好像花朵中的花蕊等候着蜜蜂的採摘。

  「哇,好爽,老师的小穴居然自己动起来了,好像要把我吞进去一样啊。」阿标高兴的说着。

  在老师身后的阿成也说道:「这药好厉害啊,老师的屁眼里居然都出水了。

  」

  阿成说着捧住老师的屁股轻轻抽插了两下,粗大的阴茎从直肠中带出一片黏液竟然发出了噗滋噗滋的声响。

  杨淑珍感受到后门的动作身子一阵蠕动,嘴里发出一串嗯嗯啊啊的浪叫。

  钱飞用手指翻了翻杨淑珍的眼皮说道:「喂,老师,你还知道自己是谁吗?

  」

  杨淑珍嘴唇动了动,一滴口水从她的嘴角滴落划出一条亮晶晶的丝线。

  她眼神迷离地看着钱飞说道:「嗯,我知道,我是杨淑珍,我不是老师,我是婊子,是淫贱的母猪。哦,我好想要,求你们奸逝世我吧。」钱飞微微一笑说道:「很好,看来药效非常不错。阿标阿成,送老师上绞刑台了。」「来咯。」阿标和阿成吆喝一声,两人就一前一后夹着杨淑珍走向绞刑台。

  这一路上两个人将自己的老师挑在肉棒上晃来晃去你抽我插,杨淑珍本就因为注射了春药而强烈地发着情,这下更是浪叫不断。

  到了绞刑台上,钱飞扯过绞索套在杨淑珍的脖子上另一端缓缓拉起。

  只见杨淑珍的身材刚才还软趴趴地像个麵糰一样伏在阿标怀里,这下却被那条绞索勒着脖子一点一点拉了起来。

  绞索越收越紧,杨淑珍脖子上的两条血管也是越发鼓胀,她瞪大了眼睛张着嘴巴激烈的喘息着,底本销魂蚀骨的淫叫也变得粗重了起来。

  就在她艰巨地吸入空气的时候,阿标却把嘴巴凑了上来。

  他张开大嘴一下把杨淑珍的双唇都笼罩在了嘴里,粗大的舌头一挑将老师那柔软的香舌吸入口中有又舔又吸。

  正感到窒息的杨淑珍却完整管不了这幺多,她只顾大口地呼吸着难得的空气,连阿标的口水也一併吸入了口中。

  过了好一会阿标才恋恋不捨地离开了老师的双唇,两人交缠在一起的舌头离开时在两人中间拉出了一条亮晶晶的丝线。

  「怎幺样啊,阿标?老师的舌头香不香啊?」

  阿标喘着粗气说道:「呼,香是香的很,就是老师太能吸了,差点把我的肺都吸干了。」「嘿嘿,看来老师还很有力量嘛,我就再拉紧一点。」钱飞说着又是一拉手里的绞索,随着这一拉杨淑珍喉咙中立时发出「咯」的一声闷叫。

  只见她雪白的身子猛的一僵,两条包裹着丝袜的美腿来回的踢动,全部人就好像一条被人钓出了水面的大白鱼,张着嘴巴却吸不到空气,只能奋力摇摆她那包裹着丝袜的「鱼尾」等候着逝世亡的降临。

  「哦,好紧啊,老师的屁眼越来越紧了,我的鸡巴都要被勒断了。」阿成说着腰胯猛地撞在杨淑珍的肥屁股上,粗壮的肉棒又一次尽根没入,老师那吊起的身材也被他撞得像荡鞦韆一样蕩向了阿标。

  而阿标也是同样一记一桿进洞,又将老师的身子蕩了回去。

  杨淑珍被绞索勒得已经发不出声音,但明显能够看到两人每次的撞击都会让她头昂得更高,腿踢得更急,身材发抖得更激烈。

  两人彷彿乒乓球比赛一样将杨淑珍撞得一连蕩了三十几个来回,杨淑珍突然间一翻白眼,两条肉腿一阵狂乱地甩动,将脚上的一只高跟鞋都甩飞了出去。

  杨淑珍的阴道和直肠也是一阵痉挛般的压缩,直爽得阿标阿成两个家伙将自己的种子洒进了老师的身材。

  阿标阿成射过之后退了下来,但紧接着就又有两个男生补了上去。

  他们的老师杨淑珍就成了一件吊在绞刑台上的性玩具。

  「哇,老师看起来很爽的样子啊。」

  「嘿嘿,待会轮到我们的时候必定要让老师爽个够。」「哎,你们快看,看班长在干什幺?」不知是谁突然叫了一声,男生们齐刷刷地回头看去。

  只见小敏埋头正蹲在垫子上,一只手伸出两根手指拨开两片粉嫩的小阴唇,另一只手却正拿着一只自己的高跟鞋警惕翼翼地将那细长的鞋跟往自己的阴道里塞。

  本来从刚才开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杨淑珍的绞刑性交吸引了过去,而早已春情氾滥的小敏更是忍不住自己手淫了起来。

  她一手揉捏着娇嫩的阴蒂,一手将莹白的手指伸进阴道里不停地抠挖着。

  她本来想要排解一下积蓄的淫慾,却没想到被母亲淫蕩的表现刺激得越发高兴,小穴里那一处麻酥酥的骚痒却似越来越深,手指无论怎样抠弄总感到不解痒。

  慾火中烧的小敏这才灵机一动脱下一只高跟鞋来偷偷给自己解痒。

  这时突然被人揭破了自己的淫态,小敏就像个做坏事被创造的孩子一样啊的叫了一声急忙将高跟鞋穿回脚上站了起来。

  「嘿嘿嘿,班长你害什幺羞嘛。你持续手淫好了,我们不会打扰你的。」「胡,胡说,谁在手淫了?」「哦?不是在手淫幺?难不成你的高跟鞋还会强姦你?」「你,你,哼!」理屈词穷的小敏只能哼了一声一跺脚不再理会男生的调笑。

  这时钱飞将绞索绑在了绞刑架上转身走了过来。

  他一双手搂住小敏的肩膀一手抚摸着她那柔顺的黑色丝袜说道:「小骚货,终于忍不住了吗?」在钱飞的抚摸下小敏的鼻息变得有些沈重,她伸手拉过钱飞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放到自己的阴户上说道:「坏蛋,你自己摸摸不就知道了?」钱飞摸了一把那湿答答的阴户,将沾满淫液的手指放入口中吮了吮说道:「看来也该处理你了。」说着钱飞拿起注射器吸满了一支春药,小敏看着那亮闪闪的针头似乎有些畏惧,身子一个劲地往钱飞怀里靠。

  钱飞嘿嘿一笑说道:「小鬼,把屁股撅起来,大夫要给你打针了。」小敏撇了撇小嘴却还是听话地跪趴在地上撅着白嫩的小屁股对着钱飞。

  钱飞伸手摸了摸她的臀瓣,他明显能感到那柔软的臀肉在微微发抖着。

  钱飞说道:「别畏惧,一点都不疼的,你看老师打针的时候还不是一副很爽的样子?」钱飞一边说着手里已经将注射器扎进了小敏的臀瓣,小敏虽然已经做好了筹备却还是痛得浑身一颤「哎呦」的一声叫了出来。

  钱飞一口吻将春药注入了小敏的身材,他揽过小敏的肩膀抱住她问道:「怎幺样,还疼吗?」小敏有些撒娇地在他怀里拱了拱说道:「疼着呢,人家最怕打针了。」钱飞一笑说道:「嘿嘿,这个药效快着呢,马上你就不感到疼了。」果然不出所料,不到一分锺的时间,小敏的表情就完整变了。

  她一边将白嫩的小手伸到胯间去拨弄着那颗矗立起来的小肉珠一边喘息着说道:「哦,阿飞,我,我好热,好痒,你快插我吧,操我,我要受不了了。」面对小敏的求欢,钱飞却说道:「那可不行,你是今天的主菜,是要拿来吃的,可不能弄髒了。」「那,那怎幺办?哦,我好痒。」

  已经慾火中烧的小敏再也顾不得自己的脸面,她转头看向一旁的男生们,一翻身像一条母狗一样趴在地上扭着屁股说道:「同学们,求你们来操我吧,我好想要。我的小穴,我的菊花,随便你们插。」要是在平时,这些男生早就不顾一切地扑上去轮姦小敏了,但是今天他们却打定了主意。

  「哎呦,这还是我们那个清纯的班长吗?以前想看看你的小*都不让,现在却想起我们了啊?」小敏不顾一切地辩护道:「不,不是的,那是因为每天上学的时候阿飞都要给我穿上贞操带,要是被你们看到我就没法活了啊。」钱飞蹲在一边像是抚弄着一只小猫一样伸手抚摸着小敏的下巴说道:「那还不是因为你自己太淫蕩了?要是不给你穿上贞操带说不定你自己就跑去和垃圾场上的野狗交配去了。哈哈哈。」男生们纷纷笑道:「是啊,是啊,以前真不知道班长这样淫蕩,看来真应当锁上一点啊。」小敏这时已经完整被性慾佔领了脑袋,她直接爬过钱飞的双腿,将那汁水淋漓的阴户抵在钱飞的膝盖上一阵摩擦。

  男生们看着她这副模样又是一阵大笑,钱飞却站起来说道:「好了,不逗你了,现在开端穿刺吧。」哪知道小敏这时似乎已经被激烈地慾火烧得失去了思考能力,她只是感到用来摩擦阴户的那块硬骨头一下不见了,于是抱着钱飞的腿叫道:「啊,别走,我,我要。」钱飞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看来这药效也太强了点。」钱飞说着一伸手将闪亮的穿刺桿抓在手中晃了晃说道:「小母狗,你不是下面特别痒吗?让我用这根棍子给你解解痒怎幺样?」小敏看着那根长长的穿刺桿真是心花怒放,当即躺在地上说道:「好,好,快来吧,求你捅我吧,用它把我捅穿吧。」小敏仰面朝天躺着,一双白嫩的胳膊和苗条的黑丝美腿就像小狗的四肢一样蜷曲着,一股股清澈的泉水不断从鲜豔的洞穴中涌出,两片红得发亮的阴唇一张一合彷彿正在迎接着穿刺桿的到来。

  看着这样诱人的景象,钱飞也有些忍不住了。

  他吞了吞口水握住穿刺桿向小敏的阴道直刺了过去。

  冰冷的穿刺桿沿着小敏润滑的阴道缓缓地前进,小敏感到到下身的空虚正被一根又凉又硬的棒子填满高兴得张着嘴发出一声声浪叫,纤细的小蛮腰来回扭动,搞得钱飞手中的穿刺桿都有些握不住了。

  「喂,你们过来几个帮我按住小敏」钱飞一声招呼,立时有七八个男生淫笑着围了上来。

  这些家伙早就对小敏垂涎三尺,此刻得了方便自然免不了要高低其手一番。

  他们有的按住了小敏的乳房,有的搂住了小敏的纤腰,有的掐住了她柔软的屁股,有的则直接抱住了一条黑丝美腿。

  这下小敏虽然不能再乱动,但是在众人七手八脚的刺激下叫声倒是更高了。

  「哦,快一点,快刺进来,啊,顶到我的在子宫了,好爽,哦,快用力。」这时钱飞也明显感到穿刺桿顶到了一个软软的器官,桿上传来的阻力明显加强了。

  这根穿刺桿并不是非常尖锐,而是一个相对圆润的半球形,这样可以在穿刺过程中儘量少得伤害内脏。

  这本来是为了儘量能让小敏多活一会,但是现在刺到了子宫就只有强行突破了。

  「小敏,你可忍着点,我要用力了。」钱飞吩咐了一声双手握住穿刺桿开端缓缓的加力,小敏的阴户全部都被顶得凹了进去,两片阴唇也随着穿刺桿的加力陷进了阴道里。

  现在小敏的阴户看上去就是一个光滑平整的洞口里面插着一根亮闪闪的棍子。

  「哇,班长的阴道弹力可真好,这样用力顶都不会断掉。」「是啊是啊,这幺极品的阴道干起来必定爽的很啊。」这时小敏的叫嚷声也越来越大,只不过她完整没有感到苦楚,穿刺桿的撕扯反而缓解了她体内的麻痒。

  「哦,哦,好爽,好舒服,阿飞,再用力点,已经捅进子宫了,哦,快把我的子宫也捅破吧,把我也捅穿吧!」听着小敏的浪叫,钱飞也是一阵热血上涌,他双手猛地一用力,手中的穿刺桿噗的一声刺进去了一大截。

  只见小敏突然昂开端发出一声高亢而激烈的长吟,那底本陷进阴道里的阴户就像压缩的弹簧一样突的一下弹了回来!

  两片阴唇紧紧包裹着穿刺桿,好像婴儿吮吸着乳房一样轻轻蠕动着,阴户顶上那颗阴蒂也是矗立着一下一下的跳动,一股阴精从阴道和穿刺桿的缝隙间噗的一声喷了出来,好像喷雾器一样喷了周围几个男生一头一脸。

  「哇,班长的阴道果然是极品啊。」

  「是啊是啊,这样都可以弹回来。」

  「不过班长也真是淫蕩啊,子宫被捅穿了也会高潮。」「哈哈,班长的淫水真好喝啊,酸酸甜甜的像酸奶一样。」这时钱飞却注意到小敏那充血的阴蒂还在像脉搏一样突突地跳动着,那鲜红的色彩彷彿一颗珊瑚珠一样可爱。

  钱飞用拇指轻轻按了按这颗可爱的小肉珠说道:「小敏,我要剪掉你的阴蒂了,我会把它封在琥珀里永远带在身边。」子宫被捅穿的小敏这时候神志也恢复了不少,她点了点头说道:「嗯,爱好你就剪掉吧,我的肉你想要哪里我都会给你。」钱飞高兴地在小敏的脸上亲了一口说道:「我的好小敏,真乖。」说着拿过一把剪刀卡住阴蒂的根部,手掌一合咔嚓一声将小敏的阴蒂剪了下来。

  小敏全是又是一阵发抖,两只被人抱着的黑丝小腿一阵乱踢,嘴里发出一连串意义不明的淫叫,也不知是愉悦还是苦楚。

  钱飞警惕翼翼地捏起那颗鲜红的肉珠保存了起来,接着又拿起穿刺桿持续穿刺。

  穿刺桿一寸一寸地前进,小敏的阴道受到穿刺桿的摩擦还在不断分泌着淫水,而小敏也是不断地淫叫着。

  钱飞不禁暗自感叹。

  「这外国春药果然够劲,小敏被我捅穿了子宫剪掉了阴蒂居然淫性还这幺强。」很快小敏就被完完整整地串在了穿刺桿上,男生们将她擡起来架在烧烤架上,她那俏丽的小脸就正对着正在绞刑台上被自己的学生轮姦的杨淑珍。

  钱飞凑到小敏的耳边问道:「小敏,你还甦醒吗?能看到老师被轮姦的样子吗?」小敏的嘴巴被穿刺桿撑的圆圆的,只好眨了眨眼睛来表达自己的意志。

  钱飞高兴地说道:「太好了,我现在给你刷一些烤肉酱,这样你很快就会变成一块香喷喷的烤肉了。」这时绞刑台上的轮姦正进行的如火如荼,每次有男生退下来的时候杨淑珍的阴道和菊花中浓稠的精液都会滴滴答答的流出好多,连她身下的木闆上都已经彙聚了一片白花花的精液湖。

  男生们一个个都是高兴得不得了,光是轮姦自己的老师就已经十分刺激了,再加上绞刑性交这个特点大伙更是乐此不疲。

  而杨淑珍也是全力逢迎着学生们的轮姦,每当学生们用阴茎将她挺起的时候她都要努力享受那一丝难得的空气。

  有时候她还会将两条丝袜美腿盘在男生的身上来争取多呼吸一些空气,这时候就要两个男生抱住她的两条腿才干将她掰开,搞得男生们一阵哭笑不得。

  而小敏每次看到这样的情景双眼也会瞇起露出一丝笑意。

  看来她对妈妈的淫戏也是颇为爱好。

  钱飞一边给小敏涂抹着各种烧烤酱料也会陪着她说话,不一会的工夫一阵烤肉的香气已经传了出来。

  「哇,好香啊。班长已经烤熟了吗?」

  「这个,似乎只是熟了一部分。」钱飞看了看还在眨眼的小敏有些哭笑不得地说道。

  「要不我们先把烤熟的处所割下来吃吧。小敏你感到怎幺样?批準的话就眨眨眼。」小敏自然是没有什幺意见,她倒是感到能活着看到大家享用她的美肉也是一件不错的事。

  钱飞看到小敏眨眼又是高兴地亲了她一口。

  他拿起一把餐刀警惕翼翼地在小敏的乳房上切了一刀。

  这一刀切得并不深,但翻开的表皮下面已经看到淡黄色的乳肉正冒着热气,一滴金黄色的油脂从切口渗出滴落到篝火中爆出一团火星。

  钱飞高兴地切下一片乳肉蘸着调料大嚼了起来。

  「唔,唔,太美味了,小敏,你的乳房太美味了。香而不腻,入口即化,真是极品啊。」钱飞一边褒奖着小敏,一边又是切下了一片乳肉大嚼。

  小敏听到钱飞的夸讚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笑意。

  就这样,绞刑台上的轮姦还在持续,而调换下来的男生就可以到烧烤架旁割取小敏身上已经烤熟的部分来吃。

  这时候的小敏意识还是甦醒的很,有时候小刀切得深了切到没熟的部分小敏就会皱皱眉头来表现抗议。

  而当钱飞在那些切掉熟肉后露出的生肉部分上涂上烤肉酱的时候,小敏身上还会发出一阵发抖,虽然现在她身上还能够发抖的部分已经不多了。

  过了一会,有人说道:「阿飞,你今天还没有上过老师吧?老师好像快要撑不住了,你再不来可就赶不上了。」「哦,好啊,我也正想再奸一次老师的肥*呢。」钱飞答应着走上绞刑台,这时杨淑珍那张开的淫穴里还在滴滴答答流淌着精液。

  钱飞伸出两根手指伸进老师的阴道来抠出那些粘滑的精液,每当他的指甲滑过老师的阴道壁都能感到到一阵明显的压缩!

  钱飞看了看老师那已经有些上翻的双眼不禁笑道:「老师还真是淫蕩啊,明明已经快要不行了阴道还是这幺有力。」说着钱飞也是挺起大枪一下刺入了老师杨淑珍的阴道。

  钱飞在老师润滑的阴道里激烈地抽插着,粗大的阴茎进进出出带出一波一波的淫水发出一声声噗滋噗滋的声音。

  他一手揉捏着杨淑珍柔软的肥臀,一手抚摸着她柔滑的丝袜美腿,嘴里还叼着一只白嫩的乳房一通撕咬。

  极度缺氧的杨淑珍这时已经没有了多少意识,大脑已经基础逝世机的她只是凭藉着自己淫蕩的身材对钱飞做出响应。

  只见她两条美腿来回踢动,一只光着的丝袜脚和一只高跟鞋在钱飞的腿上来回划动,似乎是还想将腿盘上去却已经没有了足够的力量。

  钱飞知道这样下去杨淑珍很快就要撑不住了,而他就真的只能姦尸了。

  钱飞想到这伸手捏住杨淑珍的鼻子自己将一大口空气吹进了杨淑珍的嘴里。

  这口空气对杨淑珍来说可真是救命稻草一般,温暖的气流强横地撑开她那被绞索挤压的气管直入肺腑。

  昏昏沈沈的杨淑珍彷彿又感受到了她第一次为钱飞口爆吞精时的刺激感,那时钱飞的精液也是这样霸道地冲进她的喉咙,炽热的液体彷彿一下填满了她的胸腔。

  杨淑珍的身材彷彿一下子回想起的当时的豪情,雪白的肉体一阵发抖,两颗勃起的乳头贴着他的胸膛来回摩擦,那一双浑圆的丝袜美腿也一下子获得了力量向上一翘盘在了钱飞的腰间。

  杨淑珍双腿圈住钱飞的腰,身子藉着这股力量向上一挺,脖子上绞索的压迫力顿时轻了不少。

  杨淑珍有开端了艰巨的呼吸,一双翻白的眼睛也渐渐转了回来。

  钱飞一般亲吻着她的脸庞一边问道:「怎幺样,骚货老师?还能认识我吗?

  」

  杨淑珍脖子上套着绞索已经说不出话来,但是从眼神中看得出她是认出了钱飞的。

  钱飞看到老师已经恢复了意识自己操弄得更加卖力,粗大的阴茎像捣蒜一样快速而又有力地撞击着杨淑珍的花心。

  他左手握住一只柔软的乳房,右手则伸到她的背后将两根手指插入到后庭中抠弄着那滑腻的肠壁。

  三重快感不断冲击着杨淑珍的大脑,窒息和轮姦造成的体力耗费已经让她的身材吃不消了。

  这时的杨淑珍似乎感到自己的身材彷彿已经燃烧了起来,全身的肌肉就像爆炸的火星一样不受她把持地颤动着,而点燃着股火焰的就是那根正在她体内驰骋的阴茎。

  杨淑珍本能地感到到这股火焰要是持续燃烧下去很快就会燃尽她的生命。

  「哦,哦,不行了,要逝世了。」强烈的快感不断燃烧着杨淑珍那所剩不多的生命,粗壮的阴茎每一次撞击到她的花心都彷彿要将她的灵魂从身材里撞出来。

  求生的本能让杨淑珍想要抗拒这热烈的性爱,而空前强烈的快感却好像恶魔一样在不停地诱惑着她那淫蕩的灵魂。

  杨淑珍就像一条饑饿的鲤鱼,明知道咬住鱼鈎自己就必逝世无疑,但香喷喷的鱼饵对她的诱惑实在是太强了。

  「啊,啊,我,我不活了,小飞,干逝世我吧,奸逝世我这个淫妇,操逝世你的老师吧。」杨淑珍在心坎中吶喊着,完整失去了克制的身材就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在性慾的把持下尽情地驰骋。

  她贪婪地享受着性爱的快感,享受着她人生中的最后一次豪情。

  杨淑珍豔红的舌尖探出唇外上高低下地跳动着,肥白的胸脯一阵起起伏伏,两只丝袜脚也是一阵阵地向上翘。

  早已和杨淑珍欢好了几百次的钱飞知道这是她高潮将要来临的徵兆,于是更是加紧了抽插的速度。

  终于杨淑珍的阴道和直肠同时一阵激烈地抽搐,钱飞再也忍不住将自己的精液射入了老师的体内,老师杨淑珍的阴道中也是喷出了一股火热的阴精。

  紧接着她的喉咙中发出「咯」的一声,俏丽的头颅也是软软地偏向了一边。

  钱飞拔出自己的阴茎看着老师,只见她白花花的身子像没了骨头一样软软地挂在绞刑架上来回摇晃。

  一股尿液从她张开的尿道口无力地流出,顺着那浑圆的丝袜美腿流下,将那纤薄的丝袜都浸湿了。

  只是杨淑珍积蓄的尿液太多,一直流到了她的丝袜脚上在那只仅剩的高跟鞋里还积蓄了一小泊尿液。

  杨淑珍直到逝世去那包裹着丝袜的脚尖还在高高翘起着,钱飞明确如果是绞逝世的话老师的脚尖应当是向下伸而不是向上翘,看来她是在绞逝世之前就将自己剩余的生命力全部投入的性爱的篝火中。

  钱飞不禁一边抚摸着她那柔软光滑的丝袜小脚感叹道:「嗯,就像飞蛾扑火一样,老师你真是太淫蕩了。」「哦,快看快看,班长居然也高潮了。」

  钱飞又来看小敏,本来小敏看着妈妈畅快的淫戏自己也迎来了人生的最后一次高潮。

  只是她身上的肉已经被分割的差不多了,胸前的部分已经被割的露出了肋骨。

  小敏也只能从她那已经残破的阴道中喷出了一波淫液,而她自己也畅快地闭上了眼睛。

  钱飞和男生们一边感叹着杨淑珍和小敏母女的淫蕩一边持续享用着小敏的嫩肉。

  直到将她吃得只剩了一颗头颅串在穿刺桿上。

  钱飞又像之前承诺的一样和大家一起分割的杨淑珍的肉体,钱飞作为主人分得了一整条丝袜美腿以及老师的一整套生殖器。

  他一手攥着老师的子宫和阴道,一手抱着一条丝袜腿说道:「喂,各位,我们都拿着自己分得的部分来合个影吧。一来大家留个纪念,二来也一起寄给老师的老公好气气他。」男生们听了钱飞的提议都是一片叫好,大家纷纷抱着自己分得的美味站在一起,钱飞还特意将杨淑珍和小敏两颗俏丽的头颅也抱在了一起。

  在快门闪动的瞬间,所有男生一同呼喊着老师的名字「杨淑珍」,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宴会结束后,钱飞将杨淑珍和小敏的人头装入一个纸箱,还特意将两人的头髮绑在一起绑成了一颗心形。

  之后又放入了宴会的录像和最后大家的合影,这才将纸箱寄给了老师的丈夫。

  做完了这一切,钱飞也感到累了。

  他将老师的子宫和阴道放入了冰箱,自己抱着那条柔软的丝袜美腿进入了梦乡。

  

Contents


严选免费成人小说
人妻的圣诞礼物        干了“準”丈母娘       我和亲妹妹的性爱        妈妈嫁给了她的学生       和母亲同学的一段往事
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        淫妇小兰之五月节        海外绿帽系列之骚妻慧琳        海外旅行中年夫妻和老外小伙的一次3P经曆
情非情爱非爱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